快捷搜索:

操劳之下当然身心疲惫而备苟活半辈

刘备点头,向前策马而去,身后毕竟跟着几十个兵将,城头的官兵早就注意到了,但是就这么几个人,肯定不是来偷城的,所以等到刘备走进,官军才大喊道:“来着止步,是何人,报上名来!”
 
    刘备立即拱手喊道:“某乃是汉左将军,皇叔刘备,前来赴景升兄之宴!”
 
    “哦!原来是刘皇叔!”士兵的语气立即低了下来,刘备也没带什么气势,自己也是刚刚在襄阳城门当班不久,自然没有认出来,赶紧跑到刘备的马前拱手道:“拜见刘皇叔!皇叔请进城!”刘备的仁义大名,就算是荆州的士兵,也是有所耳闻的,毕竟刘备也是在荆州混了大半年了。
 
    刘备下马进了襄阳,直奔刘备的镇南将军府邸,这也是刘表的命令,只要刘备一来,直接带过来便好,刘表接到士兵的传令之后,也赶紧摆下宴席,招待刘备。
 
    而刘表可叫的只有刘备一人,只见刘备一人缓缓的走进了刘表的府邸,便有一进门便有下人迎接,小厮伸手道:“刘皇叔,主公已经等候多时,请这边请!”
 
    “多谢!”刘备谢了一声便跟随小厮近府,没有几步,还不道刘表宴请的地方,只看到一群侍女,簇拥着一个衣着华丽的夫人走了过来,次夫人相貌美丽,而美丽之中更是衬托着端庄,看似四十上下,但是也给人一种亲信脱俗的气质,若是不认识的,立即就可以看出来,这不是皇家的公主,妃子,也是大户人家的出来的夫人,但是刘表一见到此人,则是面色一怔,随即上前几步,拱手一拜,低声说道:“嫂夫人!”
 
    “拜见皇叔!”只见刘表夫人,也就是蔡瑁的二姐,蔡氏对刘备盈盈一拜,轻声说道:“皇叔进来可好?”
 
    刘备淡淡一笑道:“好好!”
 
    蔡氏笑道:“呵呵,想必是我荆州之水养人,看着皇叔的起色都好了许多!”
 
    刘备依旧那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,道:“正是,景升兄把荆州打理的井井有条,某也跟着心欢不少!”
 
    蔡氏点点头,道:“哦!那就多呆些时日吧!”
 
    刘备听后心中“咯噔!”一下,这不是变着法的撵我走嘛,虽然蔡氏只是一个女流,人家刘表都没说话呢,他说又什么用,但是刘备听了当然是十分飞不痛快,蔡氏见刘备不再答话,便又一拜,缓步离开,身后几个侍女紧跟着,与刘备空落落的一个人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众人走后,小厮还在一旁等待,刘备一直低着头,眼神犀利无比,自己竟然被这么一个妇人如此羞辱,真是愧对列祖列宗!但是这又能如何!自己必须要忍住,只有忍住,才会有机会,有朝一日一飞冲天!
 
    整理一下心情,刘备立即跟随者小厮,面见刘表,缓步走进来,刘表一看到刘表,立即大笑道:“哈哈,景升兄,别来无恙啊!备多日不见,兄长身体可好?”
 
    刘表也是笑道:“呵呵,玄德,来,来,快坐!”
 
    刘表一看,堂内尽然只有刘表和自己,莫非这刘表就清了我一个人,狐疑的做了下来,但是刘备脸上还是笑得,刘表笑盈盈的看着刘表,说道:“呵呵,玄德啊,你看你,红光满面的,身材也硕壮了许多啊!真是羡煞我也!”
 
    刘备赶紧摆摆手,缓缓说道:“兄长细心打理荆襄八郡,为国为民,操劳之下当然身心疲惫,而备苟活半辈,存于世间,身五寸功,足无寸土,只有这髀肉增生啊,日月蹉跎,兄长以立下丰功伟业,而备年过年以满四十,不惑之年,仍然庸庸碌碌,只能静待老之将至,真是徒过着四十年啊…………”
如今我大汉天下糜烂,那曹操刚刚死于李元杰之手不久,这正是兄长进去中原成就霸业的好时机啊!兄长又怎么会无所作为呢?”
 
    刘表微微一点头,缓缓说道:“贤弟,今日老夫仅仅叫你一人前来,就是想跟你说一件事情!”说着,刘表一摆手,下人立即将一封书信递给了刘备。
 
    刘备接过来一看,面色大惊,但是估计心中也早就已经想到,这封书信正是曹丕送来给刘表的,刘表看着刘备惊讶的样子,说道:“贤弟,如今李元杰已经进取中原,而曹丕又主动投靠与我,并想要拥立我为楚王,以荆州之兵与曹军一起对付幽辽军和孙权,玄德,你我乃是一族宗亲,皇室后裔,所以我也希望听一听玄德的看法啊!”说着,刘表目不转睛的看着刘备。
 
    刘备看过之后,缓缓将书信放下,看着刘表,现在是考验演技的时刻了,刘备缓缓说道:“兄长!某认为,若是李元杰进取中原,想必比那曹贼之害有过之而无不及啊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