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某认为这是将传国玉玺交予皇室之时,楚王殿下

刘表将信将疑的将盖子打开,“哗……”满目碧绿之光,一下子将屋子照亮,而刘表以及就在不远处的下人,都已经惊呆了,刘表愣在那里,张着嘴,说不出来话,和氏璧铸造而成的传国玉玺,几百年以后,光辉更盛当初,这样的吸引力,无论是多么美丽绝伦的美女,都无法与之比拟的,刘表这样贪婪的人,当然根本抵御不住传国玉玺的吸引力,就如同当初袁术从孙策手里,第一次见到了传国玉玺的表情一般。
 
    刘表心中一颤,随即不停的荡漾,指了指这眼前散发绿光之物,看着曹丕,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这可是……”
 
    曹丕立即拱手道:“楚王殿下,此物正是传国玉玺,当年,此物在洛阳被孙坚拿去,而后孙坚有交予其子孙策,而孙策又用此物从袁术手中换的数千兵马,以之袭取江东,而后,袁术大逆不道,公然称帝,吾父与大兵击之,袁术也灭亡于吾父之手,传国玉玺方能够回到天子之手,而天子龙陨,李元杰领叛军打下许昌,逃出许昌之时,吾父将此物交予我手,并吩咐某有生之年,定要将此物交予皇室之手,楚王殿下,而如今,某认为这是将传国玉玺交予皇室之时,楚王殿下畏战四海,龙御九州,杨威天下,当今天下刘姓皇族,也就只有楚王殿下你配得到这传国玉玺!”
 
    曹丕说了半天,而刘表好似压根就没有听到曹丕的话,而是紧盯着盒子里的传国玉玺,哆哆嗦嗦的伸出了双手,伸进盒子当中,将传国玉玺捧了出来,不知道是刘表的错觉,还是这传国玉玺果真神奇,刘表直感觉手中的传国玉玺光芒万丈,把自己晃的都睁不开眼睛。
 
    缓缓将传国玉玺举高,而坐着的刘表也顺势站了起来,呆滞了好一阵,忽然用悲怆的声音喊道:“苍天有眼啊,我大汉四百年基业,不会亡与我辈之手,我大汉列祖列宗保佑,这传国玉玺终于又回到了我大汉传人之手啊!”
 
    “噗通!”刘表哭丧着,跪了下来,不过也是跪在了垫子上,仰面向天,高举着传国玉玺,激动道:“先帝啊,你看到了吗,传国玉玺有回到了我大汉皇族的手中,先帝,孤能够得此传国玉玺,就是你对孤信任啊!先帝,孤定然不会辜负你的希望,为我大汉荡平天下贼寇,攘除外族,再扬我大汉国威,恢复往日盛世啊!”
 
    看着刘表激动的样子,不知
    曹丕拱手道:“楚王殿下为我大汉操劳半生,实乃是功不可没,如今我大汉正处在危机时刻,北有李元杰如狼似虎,东有孙仲谋十恶不赦,而天子龙陨许田多时,我堂堂大汉,怎么能够无主,微臣斗胆,希望楚王登基大位,进居大统,以安天下向汉士人之心,在大举天兵,攻打反贼,定当让反贼闻风丧胆,众叛亲离,楚王定然可以横扫天下,成为一代明君!”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……”刘表听了曹丕的话,愕然了,自己不是没有想过那一步,但是当自己当上了楚王,自己就已经觉得很满足了,那是在看看怀中的传国玉玺,抚摸了半天,特别是你一脚的金色,刘表着重的摸了半天,才缓缓说道:“子恒啊,如今天下大乱,孤刚刚被众人拥立为楚王,怎么可以再进一步承接大统呢?岂不是让世人觉得孤只图则虚名,而不切实际?”
 
    曹丕立即说道:“楚王殿下,正因为当今天下打乱,所以才需要楚王殿下高擎王旗,攘除奸凶,以安天下黎民百姓啊!”
 
    刘表摆摆手,道:“诶……子恒还是起来吧,孤也知道孤肩膀上的胆子很重,等到孤真正的驱除国贼,安定中原之后,在说着登基大位之事也不迟啊!”
 
    曹丕猛然一抬头,激动道:“可是,楚王殿下,这…………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