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头脑的灵活与智慧可是比他父兄可是强上不少

而就在几日后,荆州襄阳,城内最为中心的地段,有着城内最大的府邸,便是这镇南将军府,而则会府内的正是做着这大汉南方的以为诸侯,荆州牧刘表。
 
    这刘表身长八尺余,姿貌温厚伟壮,少年时候便知名于洛阳,豫州等地,与七位贤士同号为“八俊”。为大将军何进辟为掾曹,后出任北军中候。后代原荆州刺史王睿被孙坚一怒之下所杀,刘表也是利用一些关系,当上了这荆州刺史,而那时天下纷乱,荆州虽然除了南阳意外收到黄巾之乱和诸侯纷争的波及很小,但是就因为这样,不少的中原世家门阀就顺势迁入了荆州,从此,荆州世家门阀林立,只见荆州的大权就被世家门阀把控住,而新到的刘表,哪是那么容易控制荆州的,加上早有袁术虎视荆州,刘表就算是顺利上任都十分困难。
 
    无奈之下,刘表匿名独身赴荆州,方才得以上任。刘表至荆州,单马进入宜城,与延中庐县人蒯良、蒯越、襄阳人蔡瑁等共谋大略,又蒯氏兄弟、蔡瑁等人为辅,便是得到了荆州最大的两个宗族世家的支持,刘表便逐渐控制了荆州八郡,等到李傕,郭汜带领西凉军入长安,挟持天子,刘表更是随风倒,直接遣使奉贡,李傕任命刘表为镇南将军、荆州牧,封成武侯,假节,以为己援。
 
    在荆州期间,刘表恩威并著,招诱有方,使得万里肃清、群民悦服。又开经立学,爱民养士,从容自保。远交袁绍,近结张绣,据地数千里,带甲十余万,称雄荆江,先杀孙坚,后又常抗曹操。然而刘表为人性多疑忌,好于坐谈,立意自守,而无四方之志,可惜那时几年的前的刘表,现在的刘表,随着年纪的增长,已经无有往日的雄心,更是宠溺后妻蔡氏,使妻族蔡家手握大权,在内刘表乃是荆州之主,在外,刘表和蔡瑁哪个人更加的好使还不一定呢。
 
    而今日,刘表一早便接到了曹丕递来的书信,信中,曹丕痛彻心扉的代死去的曹操悔过对天子的不当之处,还有天子龙陨乃是造人陷害的有力证据,,随后便是说刘和,李林不由分说,攻打己方城池,曹操惨死在李林手中,刘和,李林乃是图谋谈天下,中原进入李林之手后,下一个便是荆州,最后,刘和则是要主动用力刘表为楚王,共对李林与孙权,希望刘表能够答应,并说不日之后便会主公前往襄阳,另有大礼送上。
 
    刘表当然一早就接到了李林与孙权联合的消息,一看到此二人结合,刘表并没有紧张,而是哑然失笑,觉得李林甚是愚蠢,李林哪里有刘表明白江东的路子啊,看你有用,并会联合于你,而后等到将看你阻碍自己了,变回好不讲情面的攻打与你,刘表的爱将,江夏黄祖是怎么死的?虽然刘表与孙家有大仇,但是后来孙家也是主动陪人来求和,结果呢?孙策奇袭江夏,黄祖死于孙策之手,幸好那个时候孙策没有太多的兵马,不然这个江夏都会被那孙策占去。
 
    刘表知道孙权与李林联合,更是知道这个孙策的鬼灵精的弟弟,孙权,头脑的灵活与智慧可是比他父兄可是强上不少,等到将曹军消亡殆尽,李林机会尝到与孙权联合的苦头了,起码以现在的李林,根本是没有能力在南下长江对付江东的。
 
    而又看到了曹丕的的书信,可是让刘表的心头揪了起来,“楚王!”刘表自顾自的念叨着,“楚王啊!”刘表怎么肯能会不希望坐着楚王,不仅是楚王,身为刘氏宗亲的他,怎么没有想过有一天登基天位呢?而当今天下,分崩离析,那刘和都自封赵王了,刘表乃是汉景帝之子,汉鲁恭王刘余之后,那刘和乃是汉光武帝刘秀之子,东海恭王刘强之后,自己与那刘和查什么,按辈分说,自己还要比那里刘和张一辈呢?他现在是王,自己怎么就不能称王?
 
    但是刘表并没有称王,因为刘表还在等,等着一个给自己称王的理由,刘表就是这样,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,刘表是不会称王,但是现在,曹丕送来书信,通说刘和,李林之恶,而赞扬自己的丰功伟绩与汉室的身份
    二人片刻之后就敢了过来,刘表将曹丕的书信交给了二人观看,捋着下巴上的胡须,幽幽说道:“你二人也看到了,有何见解,素素说来!”
 
    蔡瑁一看,立即乐了出来,刘表当了楚王,那自己的外甥刘琮可就成了世子了,以现在刘表对刘琮的宠爱,只要自己跟妹妹稍加用力,定然能够将自己的外甥扶上大为,继承刘表的王位,若是真有一天,刘表登基当了天子,那可就…………诶哟,蔡瑁一想到自己能够当国舅,想着想着都美滋滋的。
 
    蔡瑁立即道:“主公,这可是天赐良机啊,那李林将曹军比如了险境,正是主公出兵,吞并曹军的机会,而现在曹丕竟然有意投靠,更加是一个好机会,到时候,我军与曹军和在一起,大军数量比那李元杰多出近十万大军,那李元杰如何能够对付,江东孙权小儿更加是不足为虑,涂有其名,只是继承了他父兄的威名而已,根本不用什么怕的,在广陵城下,就被那个叫陈登的曹军小将给打的灰溜溜的,只要主公派遣五万大军,就能够镇住!”
 
    看着蔡瑁两眼放光,刘表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小子的那点小心思,我当了楚王,那你以后不久更加的有地位了?所以无论对错,他蔡瑁都会极力劝自己的,所以刘表吧目光转向了在思考的蒯越,缓缓说道:“异度啊,德珪他认为某应该当这个楚王,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啊?”
 
    蒯越思索了片刻,对刘表拱拱手,缓缓道:“主公,这曹丕这样的讨好主公,当然是有自己的心思,现在李林因为在北方进入了隆冬,幽辽新到河南,粮草补给上肯定是调配不得当,所以无法运行大军,但是再过一个月,便是春暖花开之时,到时候,李元杰举大军南下,那曹丕定然是再无翻身之日了,所以当下之际,那曹丕只能从主公与那江东孙权两家选择其一,他选择了主公,恐怕也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因为主公那是皇室后裔,乃是汉室宗亲,当下天子龙陨,大汉无主,曹丕想要利用主公,就先要依靠主公,而后帮助主公,在然后便是曹家翻身之时啊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