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当然对于曹丕与刘表联合这么大的事情上

看着蒯越诡异的眼神,刘表心里面出现了纠结,谁让这个刘表就是这般的优柔寡断呢,而一边蔡瑁则是没好气道:“哼!那是当然的了,那曹家虎狼也,没有自己的心思怎么会答应拥立主公为楚王呢?这还用你说!”
 
    蒯越淡淡一笑,没说什么,刘表接着问道:“异度,以你之见,某可是答应这…………”说着,刘表指了指桌子上的书信。
 
    蒯越当即拱手道:“主公,你仁义厚德,名扬天下,更有这荆襄八郡为厚盾,这楚王,当然做得!”
 
    “哼!”蔡瑁冷哼一声,没好气道:“答应了就直接说,哪有那么多的废话!”
 
    刘表没有理睬蔡瑁的无礼,在此确定道:“异度,你说某是答应了曹丕的要求?”
 
    蒯越笑道:“主公,曹丕看似要投靠主公,而帮助主公建立大业,抵抗李元杰,那李元杰是虎,但是这曹丕小小年纪,也不失为一匹狼啊,主公也一定要提防再三!”
 
    蔡瑁立即道:“哼!以他现在的实力,巴结咱们还来不及呢,主公放心,只要把曹丕敢妄动,某亲自带领人马将他平了!”
 
    “诶!”蒯越摆摆手道:“若是这般做,岂不是有损主公的名声!”
 
    “哼!”蔡瑁怒道:“做大事这,怎可畏首畏尾!”
 
    蒯越不利蔡瑁接茬对刘表道:“主公,我等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李元杰之手,灭掉了曹家,而曹家的城池钱粮却落入主公的手中!”
 
    刘表和蔡瑁一愣,随即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,蔡瑁调笑道:“好你个异度,真是鬼主意多!”别看这蒯越手无缚鸡之力,看似就是一个普通的文人,但是心肠可是狠着呢,当年蔡家,蒯家答应辅佐刘表,但是眼前荆州各大集团势力极大,就算是有蔡家,蒯家的支持,刘表还是无力控制整个荆州,而刘表正是采纳了蒯越的计策,看似是计策,实则那是一条奸计,狠计,就是给各大集团的宗主摆下鸿门宴,这些人仰仗刘表的名声,还有荆州刺史之名,加上自以为是,在荆州嚣张惯了,所以有恃无恐,竟然全部前来,宴会上,刘表摔杯为号,蔡瑁蒯越带领刀斧手冲了进来,也不多言语,直接将各大宗族的宗主宰杀,刘表再无障碍,顺势就控制了荆州八郡。
 
    这样的狠人,当然对于曹丕与刘表联合这么大的事情上,也不会少了算计,刘表立即笑着夸奖着蒯越道:“异度多智,我定能成大事!”
 
    蒯越立即拱手谢道:“多谢主公抬爱!主公,你可以修书给曹丕,说对于此事还需要详谈,虽然邀请曹丕等曹军重要文武前来襄阳!”
 
    “对!”蒯越还没说完,蔡瑁就插话道:“在来的时候,吧他们一网打尽!”
 
    “糊涂!”就连刘表都骂了一句,道:“若是将曹军一网打尽,那中原岂不是直接就是李元杰的了!”看着刘表瞪着眼睛,蔡瑁立即就没了脾气,在一旁站着。
 
    蒯越接着道:“主公邀请曹丕前来,一时先看一看曹军有没有合作的实力和资格,在者便是探一探曹丕的口风,主公,要知道,这当今的天下,可是还没有…………”说着蒯越指了指天棚。
 
    蒯越的动作,让刘表和蔡瑁看着心里一凛,天子之位,蒯越的意思是要试探说是刘表自己想要登天,而曹军的态度,估计若是不成,蒯越定然就会生出后记,曹军必死无疑,多麽阴险之人啊!
 
    蔡瑁没有敢再说话,刘表点点头,道:“此事我在思量一番,你等先下去吧!”蒯越和蔡瑁对视一眼,纷纷想刘表行礼之后走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你个小子果真是狡诈笑,对蒯越道:“呵呵,主公得了大位,我以后可是国舅了,想必你小子的官一不会小了吧,走!去庆一下!”
 
    蒯越连忙摆摆手,道:“算了吧,以后的,若是现在就这般的庆祝,主公定然会发现你我之间的事情!”
 
    蔡瑁也是谨慎的点点头,道:“好!以后有的是机会!”说完,二人便立即分开,一个向东,一个向西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