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乃是以清君侧身边逆臣而最后刘和的死法也成了

 该得到的,自己一定会得到,自己和刘真,可能是老天都阻挡他们两个吧,自己想要强求?为何要强求呢?自己对刘真的影响,停止在了那个小村庄是最好的,男耕女织,无忧无虑,甚至是躺在一个四面漏风的茅草屋里,依旧是快乐的。
 
    李林的眼前闪过了一幕又一幕,那个破庙,自己的木乃伊装扮,门板,篝火,烧烤的山鸡味,这些已经再也回不来了,小山村的恬静,那样的感觉,了已经再也找不到了,可能是爱让自己和她慢慢的靠近,但是这可恶的老天,不给李林这个机会,没有强行的拆散他们,但是却给了他们一个无法逾越的鸿沟,在双方的心里都是一个巨大的疙瘩。
 
    李林明白刘真的想法,而刘真又何尝不明白李林心中所想呢?但是两个人依旧无法走到一起,看着刘真的背影的那一刻,李林是多么相对刘真说“跟我走好不好?我想走照顾你一辈子!”
 
    但是这样的话,李林还是无法说出口,沧海桑田,真情永远不会变,可是破镜难圆,相恋不代表最后会在一起,那个破庙,那个山村,李林无奈只能认为那是一场梦,火光的旖旎,微微的颤影,山中的鸟鸣,还有那猎户的山歌,没有耀眼的彩虹,没有华丽的装扮,但是却是无法用辞藻形容出来的场景,这一切的一切,无论是李林,还是刘真,都不配得到…………
 
    刘真走的是那么从容,离去虽然对于李林是一个残缺,莫不如用一声再见当成了永别,也不枉自己路过对方的世界,但是和刘真,李林连一声再见都没有说,一切都止步在那一年的深秋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林低着头,无论是心还是脑袋,都是乱哄哄的,回头看了看还在念叨的貂蝉,这个时候,李林倒是羡慕起来这一对了。
 
    “刘和!自打老子认识你一来,你做的最漂亮的事情,就是今天!”李林看着脑袋在貂蝉怀里的刘和尸体,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声。
 
   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,一个浑身浴血之人缓缓的走了进来,咱在下面的李林的护卫立即警惕起来,手中兵器立即对准了高顺,眼睛更是紧紧的盯着高顺的一举一动…………
 
    高顺手中反握着钢刀,加上那一张充满杀气的脸,一声血腥味,不让这些护卫谨慎的注意都不成,但是高顺并没有理会一旁的护卫,抬头向前望去,李林咱在那里,一旁貂蝉依旧是抱着刘和的脑袋,不停的念叨着“皇上!皇上!”
 
    看到了活生生的貂蝉,高顺阴沉的脸上竟然有些动容,面色好了一些,随即便迈步上前。
 
    “大胆!”看着高顺上前往台阶上走,一旁的护卫立即大喊出来,挡在了高顺的身前,这是李林没有下令,不然的话他们早就已经冲上来跟高顺战做一团。
 
    高顺没有说话,而是抬头看了看李林,看了看李林的眼睛,那样的眼神,李林怎么可能不明白呢?立即对几十个护卫喊道:“让高顺将军上来吧!”
 
    护卫们一惊,立即回头看向李林,李林背过双手站在那里,看着护卫们的眼神,面色沉稳,右手伸出来挥了挥,护卫们只好给高顺让开了道路。
 
    高顺看正对着李林,迈步上了台阶,身后几十个护卫紧紧的跟着怎么干怠慢,这高顺身上杀气冲天,要是忽然对李林图谋不轨,众人可就傻眼了。
 
    高顺来到了李林的面前,李林缓缓后退了一小步,露出了淡淡的笑容。
 
    就看高顺竟然在身后几十个护卫惊讶的目光下,单膝跪地,将说中的钢刀举过了头顶。
 
    投降!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投降的动作,主将献出了自己的佩刀,也就说明了高顺正在向了投降。
 
    “我……收下了!”李林淡淡的说了一句,很坦然的伸出手,将高顺手中还带着鲜血的钢刀拿了起来,看了看,喃喃自语道:“果然是一把好刀!”随即又看向了高顺,尽让又将那钢刀反着拿过来,刀柄冲着高顺,用疑问的口气,道:“高顺将军,你愿意再拿这把刀吗?”
 
    你投降,而我招安,李林也是给足了高顺面子,问高顺愿不愿意再拿回来这把刀,就是给高顺一个橄榄枝,要是高顺愿意拿起这把刀,高顺依旧是李林麾下的一员大将。
 
    “对不起!”就听着高顺毫不犹豫的回答了李林,缓缓道:“辽侯!恕某无法应允!多谢辽侯赏识!”李林身为胜利的一方,想你这样说简直就是给足了你面子,但是你竟然不领情,这可是相当于在打了李林的脸。
 
    李林眉头一皱,疑惑道:“高顺将军,难道你就不在考虑一下吗?”
 
    高顺没有说话,而是侧过头,看向了已经精神失常,不停的念叨着皇上二字的貂蝉。
 
    李林看到了高顺的动作,瞬间,一切明白了,嘴角微微上挑,无奈的晃了晃脑袋,心说“又是一个痴情的人啊!”
 
    李林缓缓道:“好!既然高顺将军已经做出了选择,林也就不会为难高顺将军!”说着,李林又将递给高顺的钢刀收了回来缓缓后退。
 
    高顺听到李林这样的话,再看到李林的动作,已经明白李林的意思,低着头,对李林拱手道:“多谢辽侯!”说完,高顺便站了起来,慢慢的走到了貂蝉的身边,低声说道:“夫人!跟末将走吧!”
 
    貂蝉怎么可能听得进去高顺的话,对于高顺的话毫无反应,高顺又重复了一边,依旧在那里念叨着,紧紧的抱着刘和的脑袋,脸还不停的低下去摩擦着已经冰凉的刘和的脸颊。
 
    高顺不知道该如何做,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那个样子何其的痛苦,黝黑沾着鲜血的面孔上显出了让人说不出的复杂来,在那里犹豫了半天,赵云则是先走进来了,一进来看到了高顺,赵云瞳孔微微一缩,但是并没有太大的动作,走到了第二层的高天上,李林站在第三层,赵云对李林拱手道:“禀告主公!洛阳全城所有兵马都已经弃械投降!少主正在带领人马勘察全城!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道:“好!传令俊义控制洛阳全城兵马,元直清点洛阳所剩下的粮草,物资,财物,命令子家发布安民告示,安抚城中百姓,让平儿和剩余众位文武官员立即前来见我!”
 
 第二百零七章 另立新君
 
    “辽侯!”当李林说完话之后,在一旁的高顺忽然回过头来,对李林拱手道:“肯定辽侯可以妥善安葬他!”说着,高顺指了指刘和,可能他都不知道在李林的面前应该怎样称呼刘和了。
 
    李林淡淡一笑,其实李林很理解高顺,高顺能够在最后的关头,执掌洛阳,仍旧跟强势的李林大军作对,绝对是一个真英雄,但是高顺这个真英雄真的是忠心与刘和吗?怎么可能,从高顺的眼神当中李林就可以看出来,高顺对于刘和根本不感冒,而真正的将高顺留在洛阳的,是依旧在那里疯癫的念叨着皇上两个字的貂蝉。
 
    高顺,以前也就是吕布麾下的一个中郎将,名不见经传,但是曹操攻来,高顺竟然以几百人,带着貂蝉和吕布的女人从出重围,最后一路护着两个女人到了北上,冲破曹军层层的关卡到了冀州,要说可能是对吕布的忠心占了一部分,但是难道就没有点别的吗?男女之间还能有何事?一路北上的艰辛早就让高顺对貂蝉产生了感情,而最后高顺做出了一个傻男人做出的事情,决定陪着貂蝉到最后,也是看着刘和和貂蝉之间的甜蜜,而自己只有默默的守候,对于这一点,李林佩服,也惋惜,但是李林扪心自问,这要是自己,自己会怎么做?估计答案回事相反的…………
 
    对于高顺的请求,李林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,而是理所当然的说道:“我当然会厚葬,因为这可是我大汉的皇帝啊!”
 
    “额?”李林的话让高顺震惊,伴随着貂蝉的喃喃自语,高顺和李林同时看向了刘和那张死脸…………
 
    公元202年的春天,刘和称帝,但是仅仅称帝不过一个月后,便被李林领大军攻破洛阳,刘和兵败生死。
 
    而后,在全天下人包括李林麾下的不少官员震惊的目光下,李林就是这样反口了,本来昭告天下,自己反对刘和称帝,但是在攻破洛阳之后,竟然承认刘和这个皇帝,并且为自己辩解,乃是以清君侧为名,扫除皇帝身边逆臣,而最后刘和的死法也成了一个戏剧性的死法,乃是刘和认为自己身为天子愧对天下,服毒自杀,刘和服毒自杀倒是不假,但是整个事实都已经让李林扭曲,不过!是让真理是存在在胜利者手中的呢?李林此令一出,立即下令在自己手中掌握的天下士人大肆宣扬,并且以皇帝之礼厚葬刘和,李林亲率文武百官拜祭,李林所有治下疆域素搞,李林就差给刘和披麻戴孝行孝子之礼了。
 
    再往后,李林做出了更加让世人惊讶的一幕,竟然将刘和之子,仅仅有六岁的刘岚扶上皇帝大位继承打通,改元成业,所以这202年也就成了一个有意思的一年,先是建安六年,而后刘和改元和昌元年,再后来,李林辅佐刘和之子,改元成业元年,李林也真正成为了大汉大干个阿的含天下的统治者,不过,这当然还没完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这……这……逆贼,好大的胆子啊!”天下诸侯得知这样信息量巨大的消息,当然是震惊无比,这之中,最为苦逼的当属楚王刘表了,因为当李林攻打刘和之时,他还派出使者与李林合作,并且赠送粮草以表示诚意,所以李林刚刚决定好的事情,第一份,就给刘表发了过来。但是刘表看了之后,当然是气的要疯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这……李林!你好大的胆子啊!好大的胆子!”刘表看着李林递交过来的所谓的天子诏书,浑身不停的颤抖,很明显,这上面所说的话都是李林要对刘表说的,看似冠冕堂皇,其实暗藏杀机,如今李林的实力已经强盛到了刘表根本无法敌对的局面,刘表也就只能在这里干瞪眼了。
 
    “这个李林!”刘表忽然爆喝出来,一把将李林叫过来的天子诏书扔在了地上,指着那诏书骂道:“这李林!简直就是当世之董卓,当世之李郭二贼啊!不!李林之所作所为,比这三贼更甚!”刘表的仰天长啸,直接将李林逼成了董卓,李傕,郭汜,这三个将天子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人,要说把李林比作他们,倒是不至于,但是在那个时候董卓霍乱洛阳之时,刘表还抱过董卓的大腿,所以说刘表根本就没有资格去说这李林的所作所为,他就是一个巨猥琐的人,可是那时当初,现在刘表贵为楚王,先是被自封,然后被刘和封了一边,如今李林更是递交过来的天子诏书,虽然言辞恳切,更是直接称呼刘表为皇叔楚王,但是这样的称呼,简直就像是李林在叫刘表一样,让刘表恶心,让刘表愤怒。
 
    “啊!气煞孤也!”刘表忽然振臂一呼,仰天长啸,只感觉胸中上下翻腾,嘴角一甜,“噗!”忽然吐出一口鲜血,怒骂的声音戛然而止,就看到刘表身子晃了晃,一下子扑到在了身前的案子上。
 
    “哗啦…………”案子上的一推东西被推在了地上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